个人树洞 可能发文

离婚【1】

来自我也不懂的分p方法

ooc

and again

ooc



两人坐在那里。

坐在灰色棉麻纹理的沙发上,沙发是还没结婚的时候买的。

也就刚刚同居吧,大天狗想。

洗过吗?

好像上个月还是前个月,请的人来护理的,黑晴明当时还不愿意家里那么多人,说不然新买一个吧。

我同意了吗?

没吧,自己好像说是这是生命中美好回忆的一部分。

他心里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也就自己这么傻。

傻得连他当时面无表情只自顾自地把眼镜放回眼镜盒里都没发现。

哎。

黑晴明都好久没换眼镜了吧,他那副也用的有点旧了。

他多讲究啊,没说,是因为觉得自己已经没必要知道了吧。

可我一开始就什么也不知道啊。

大天狗忽地鼻子又开始发酸了。


他仓促之间红肿着眼偷偷抬头看黑晴明。

前夫,不,很快就是前夫的男人坐在他斜对面,看着手机。

真是专心啊,他对事业一直都这么专心。

以前是‘他们’的事业呢。

根本没有看过自己吧,自己不过是‘事业’里的一个环节。

他怨怼,连自己都陌生这副样子。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是从结婚?有辉夜姬?还是被人算计后自己的失败?或者是他再也不允许自己插手公事?还是上个月,突如其来的离婚呢。

是离婚吧。


那天已经很晚了,大天狗辞了工作,每日就是接送辉夜姬上下学,一日三餐,在家处理一些事情。

说是这样,接送有司机,做饭打扫有保姆,处理事情?

不过是看看书报,洗了干净等晚上黑晴明回来罢了。

天有点阴沉,大天狗生得体温偏高,不耐寒,辉夜姬携着一身冬日的寒风在雪地里摸爬滚打了好一阵,一把扑进他怀里,他当下就有些退缩,辉夜姬撅着小嘴老大不高兴,她不知道她爸爸不适。

说起来,小孩子被黑晴明惯的太厉害,哪里体恤他。

前天还在青行灯那里哭闹,非要找黑晴明。


他又想到黑晴明溺爱辉夜姬的很,说什么是什么,怎么就忍心不要了。

真是作孽一样。


然后呢,两人回了家,见着黑晴明在客厅坐着。

自己应该发现的才对,他平常一回来都到书房,哪里坐在客厅看电视。  

然后呢,他抽着烟呢。

他都好久不抽烟了吧。

大天狗蓝色眼睛都模糊起来,它们隔着烟雾,只有点点火光。

保姆也不在家。

辉夜姬书包一扔,就往他那里跑:

“爸爸!!”

她喜欢黑晴明。

那么惯,能不喜欢吗?


然后他的丈夫站了起来。

太黑了,只有烟头照亮他薄薄的嘴唇,抿着烟的纸,还有他的指甲盖,晦暗不明。

“回房间去,过一会爸爸来找你,乖。”

他语气又柔和起来,躬身把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抽出来放在小女儿的头上。

那样轻轻的,温和的。

辉夜姬回头看了大天狗一眼,乖巧的对黑晴明点了点头,一路啪哒啪哒地回了自己房间。


自己当时在发呆吧。

他一直到现在都在想,如果当时自己机灵一点,先开口,和黑晴明说自己去弄点吃的吧,那么晚回来,肯定饿了。

按他的要求,像个好伴侣,值得组成家庭的那种。

会不一样吗?

他心里又是一阵烦躁。


黑晴明走近了他,他说:

“到书房,我有事找你。”

他口气淡淡的,熟悉极了。。。就前天,他说要带辉夜姬买衣服的时候也是这个语气啊!

谁知道呢?谁知道呢!

大天狗几乎想弓起腰,抓乱一头金发。


他先走在前面,大天狗此刻想起来却是难受。

以前黑晴明走在他前面,有时候回头看他,他等着自己。

现在他就这么推门进去,然后关上。

弹簧轻轻地“咔哒”一声。

他愣了愣,上前开门进去。


黑晴明站在书柜前面。

他穿着黑色西装。。。

对。。。黑色西装。。。

皮鞋呢?

皮鞋是。。。是。。。


难怪要走吧,我连他穿的什么都不记得。

大天狗手指掐进肉里,他用力的很,自己却不知道似的。


黑晴明冲他点点头,示意他坐在书房的小沙发上。

大天狗局促地坐下,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紧张情绪。

黑晴明把眼睛摘下来,随手放到书桌面上,金丝线挂在黑色的圆珠笔的笔盖旁,温顺地垂下来。


他的腿并的紧紧的,双手无处安放,汗津津地贴在裤子上;他脊背绷住了,肩头又微微低着,像是根离弦的箭,可他又瘦小,这就显得有些古怪了。他的脸已经有点发红了,热气顺着脚边一股一股涌上来,头皮被金发遮盖住了,却还是在鬓角和前额露出濡湿的痕迹。

他在偷偷地抬眼间看到他的丈夫放在桌子上的那只苍白冰凉的手,中间有两人结婚时候的戒指,细细的像是个银色的箍,前面有颗钻石。

还挺大的吧,他手上使了点力,让握紧的手指挤着裤子,那颗小小石头的热度就传进他的大腿,在身体里蹦蹦跳跳。

他忽然安心了一点。


“大天狗。”

黑晴明叫他,他急忙抬头。

黑晴明看着他。

他也看着黑晴明。


黑晴明的眼睛长得有些奇特,不过,倒不如说是瘆人。

他眼仁有些泛紫,却小小的,显得人阴沉又凶狠。


大天狗却是不怕的。

怕什么,他爱他啊。


“先生。。。”

大天狗一直很恭敬。

他又是有些不好意思,如果黑晴明存了心要逗他,自然就回他一句“太太”,让他羞到满脸通红才好。

像是陈年的蜜块,将死之人拿来舔一舔,才能安心闭眼罢了。


“大天狗。。。”

黑晴明又唤了他一声。

他迅速地“嗯”了一下来回应。

黑晴明却又叫了他一声:

“大。天。狗。”


他这次叫的很慢,把他的名字放在嘴里含化了似的,再慢慢吐出来。

他是在疑惑吧,大天狗想过,他在考虑吗?

可他看不清了。


“我们离婚吧。”

这次看的很清楚,书房里灯开着呢。

他的丈夫面无表情,连动作都不曾变一下。


“啊。。。”

我当时根本没听清呢,哪里知道会这样呢?

大天狗茫然地抬头看黑晴明。

黑晴明从鼻子里叹出一口气,转身往书柜走。

他脸色惨白,接过黑晴明递过来牛皮纸袋。


“看看,没问题就签了吧。”

他把缠在圆珠笔的眼镜线拿下来,食指中指夹着光亮的笔身从桌面那边推过来,直到大天狗眼跟前。

大天狗觉得自己就像那根线似的。

无依无靠了。


他应该颤抖吧,应该哭泣吧,应该像后来的这19天里一样哀怨地,痴心地缠着。


他没有。


他走过去,把笔拿住。

他又一次看到了他的伴侣让他着迷的地方——黑晴明不着痕迹地收回手,和他指尖只不过差了几毫米。

但他们就是没碰到。

当真好狠。

大天狗在这点上是敬佩他的,他仰慕这样强大的人,他们是秩序的缔造者,推动一切因果的发展,而更多人不过是苦苦跟随却永远寻找不到踪迹。

他站在黑晴明旁边,这让他兴奋。

黑晴明也从未对他冷淡过,他总是和他谈话,谈“大义”,谈一切的源头始终,谈两人像华灰莉木树叶里淌出汁液般粘稠的爱。

说起来,如同阳光刺破覆盖苍穹的乌云,地上的污水都被晒干了。

更多的时候,男人坐在他旁边,放松地闭着眼,手握着他的,呼吸平稳。

我是惊喜的吧,又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如今想起,却又当真难过。

。。。。。。


“车子房子都归你,辉夜姬的抚养权也是你的,股份文件里具体写的有,你自己看吧。”

他正想着,黑晴明又突然来了一句。


大天狗皱了皱眉头,他是下意识做这个动作,他在想黑晴明在说什么,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他捏紧了牛皮纸袋,又放松下来,指甲盖因为用力而涨红,松下劲儿,又变得青白。


最后呢?

最后不欢而散了吧,他不愿意签,黑晴明拿了车钥匙转身就走,发动机在楼下轰鸣作响,车胎和地面摩擦发出古怪的哭腔。

他一个人站在桌前,有一小束光照在他面前的光亮的桌面上。

然后有一滴水滴在光里。

粘稠的水珠里映着他难看无神的眼,却又莫名的散开了。


“我不同意。”

他从回忆的水缸里把头伸出来,沙哑着嗓子说道。


黑晴明看着他,他没有生气,也没有任何别的反应,他只是平静地,一如既往地回答:

“签了吧,大天狗。”

大天狗眼睛顿时又酸胀起来,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淌。

黑晴明像以前一样唤他的名字,他却不能像以前一般离他近,只能两人对着坐,心里隔开千山万水。

“您。。。不爱我了吗。。。请别抛弃我啊。。。为什么啊,为什么抛弃我啊。。。”

他呜呜咽咽地说出这些祈求的话语。他顾不上面子,也不要尊严和廉耻,他只想让黑晴明不要这么做。

“求您了啊。。。我没法一个人。。。一个人过。我。。。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我得和您一起。。。请您起码说说为什么吧。。。”

大天狗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通红着脸说不出一句完整不重复的话。

他更多的感情淹没在眼泪里,黑晴明只能听到咕咕哝哝地反复,就又被哽咽声压过去了。


“。。。”

黑晴明不作声,只是从茶几上抽了几张餐巾纸递到他低垂着的头前。

大天狗接过来,把纸巾盖在脸上,很快两边就一起潮湿了。


“大天狗。。。”黑晴明似乎在斟酌词句,“我们并非大义的伙伴了。”

他说着起身就要走,大天狗急忙站起来,他从后面拉住他的手:

“先生。。。”


他当真苦苦哀求了。


“为何。。。我不再是大义的伙伴了。。。先生。。。”

他一张小脸被汗水泪水浸得湿透,蓝眼睛闪烁的像是教皇冠冕上的宝石,金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侧。

看着可怜极了。


黑晴明没说什么,他只是看了曾经的旧部下一眼,自己道:

“你今天状态不好,我们后天签吧。”

 “先生。。。”他死死拉着黑晴明的手不愿意松开。

他被那一眼刺得伤口血珠直往外冒,此时一眼触到黑晴明手上空空如也,更是将他打的像个疤疤烂烂的秋茄子了。

黑晴明抽回手,他熟练,不拖泥带水,早已是千次万遍重复的结果。


我真是蠢的很啊。

他一个人坐在地板上,背后的木制鞋柜冰凉凉的,硌的人背痛,他就把脸埋到两腿间,肩膀前后的抖动着,连着白色棉袜里的脚趾都蜷缩起来。

他仿佛在潮汐退落后的沙滩上行走,四周是空旷的,自己的影子是明晰的,却又不过是那一会儿罢了。


他最终还是同意了。


从法院回来,他在楼下坐了一会,又到厨房把从没碰过的厨具拿出来仔仔细细的擦了个遍,然后把旧抹布什么的都扔了,又去楼下小超市买了好几块新的,出来的时候阳光照的地面发白,超市小妹乐呵呵地给他结账:

“现金还是支付宝?微信刷卡都行~”

她胖乎乎的,面庞红润柔软。

他刷微信,又瞥见了黑晴明喜欢吃的薄荷味的含片,他便又受了惊似的把视线往别处移,正好就撞见那白花花的太阳地,刺着人眼睁不开。

以前和黑晴明一起的时候,两人晚上窝在床上看书,黑晴明指着书里的话给他看:

“晚上不放下帘子睡觉,早上起来满屋子阳光,外面有热闹的电车声音。不管今天将有什么事发生,单这堂堂的开头已经是可爱的。”

他看他不懂,又低头亲他的脸,然后伸手关了灯: 

“睡吧。”

如今两人分开了,却有点明白了。

他回了家,里里外外地收拾,黑晴明的东西有很多还没拿走,他估摸着不来拿了,索性把衣服都叠起来放到箱子里。

真是怪事,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未帮黑晴明做这些小事,现在分开了,反倒做的一头劲。

白惨惨的光照着他的影子在地毯上.   


评论 ( 27 )
热度 ( 82 )

© Aragorn神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