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树洞 可能发文

贫贱夫夫梗

一件大衣【1】

贫贱夫夫的ec

原谅我我真得就过手瘾

特别狗血



“我他妈没指望你是安迪沃霍尔!”

“你做的狗屁玩意儿现在,就现在,给老子重做!”

“听好了,艾瑞克·兰谢尔!如果你在下班之前不把这个东西搞完让客户满意…”

秃头男人脸涨地通红,随手一指外面:

“明天我就不希望看到你出现在这里。”

说完他把那个让自己气势倍增的大烟斗往这个不成器的下属桌子上一磕,转身就走。


艾瑞克不作声,他扶了扶眼镜,把那把总是摇摇晃晃地座椅调整好,又开始在电脑前工作了起来。

他脑子乱哄哄的,他的公寓租金,水电费,皮特洛要上小学了,洛娜在学校闹事老师给他打电话,旺达看上的新的红裙子,永远做不完的工作…

还有查尔斯,想到这,他表情柔和下来。

他的查尔斯,他的伙伴,他的爱人,他的世界。

唯一愿意长在他贫瘠的土壤里的玫瑰。

可是他却无法支付得起一件大衣。

那件大衣是多么衬查尔斯啊,看他的眼睛,只有把所有的海水泼到天空里才会有的蓝色,还有他漂亮的棕色头发,像是柔滑的绸缎,和那件焦糖色的大衣是多么相配啊,他在橱窗里看到那件大衣的时候就想到了查尔斯,他雪白的皮肤,艳丽的唇,冬天里他俩一起并排走在路上,他会挽着自己的手臂……

再加上这件,售价……

1888.99刀的大衣。

几乎是他一个月的工资。


他是在一个小小的黄昏看到那件大衣的,摆在布鲁明戴尔百货最时髦的橱窗里,塑料模特的鼻尖在光晕里化成一个小小的浅金色斑点,他自己的影子也映在橱窗玻璃上,他四下张望没人,就立刻欣喜地看着自己和那件大衣的影子站在一起,他悄悄伸出手比划,仿佛自己正挽着穿着这件大衣的查尔斯。

一个美妙的傍晚。


此后那件大衣就像一块融化的太妃糖包裹着他的心…

“艾瑞克,你怎么了?”

查尔斯皱着眉头,他很少这样担心自己的伴侣。

他知道艾瑞克有很多毛病,但他是个好伴侣,好父亲。

并且他希望当洛娜的班主任上门的时候,艾瑞克不要咧着嘴傻笑。

艾瑞克突然回过神来,他尴尬的低了低低头,手快速碰碰鼻尖:“抱歉,您说什么?”


送走老师之后,查尔斯甚至看也没看他,自顾自地指使旺达看着皮特洛去刷牙休息,然后他叠好了毯子,把客厅的灯关上,做完这一切,他转过身,叹了口气,对着男人说:“听着,艾瑞克,我们得谈谈。”


艾瑞克印象里他很少和查尔斯这样严肃的谈话,他们是老朋友,更是一见钟情再见就爱到难舍难分的情侣,每一次的对话都掺杂着数不尽的甜言蜜语,他甚至一见到这个矮个子的年轻男孩就想对他动手动脚,当然他克制了第一次,这为后来无尽的次数打下了基础。

“我们这个月后半月可能很紧张,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我们真的有一笔钱需要用,不是小数目,你知道皮特洛得上个好点的小学免得被带坏了,洛娜我们得想个法子,她可能需要心理医生,还有她在学校里砸坏的东西,这一切都是钱……”

艾瑞克看着他,查尔斯抿着嘴唇,眼睫毛一扇一扇。

“所以,艾瑞克,”他站起来,手却还攥着床单,“如果可以,我们得借点钱。”

查尔斯说完有些后悔,他后悔刺激到艾瑞克敏感的神经,他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在逐渐凝固的空气里搅和一番,可他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你知道吗?查尔斯,我受够了你的烂借口,关于让我出去丢脸甚至丢性命借钱给你那个有病的妹妹,我的孩子我花了多少钱我心里很清楚!”

他都不用垂下眼,就能看到查尔斯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上帝啊,原谅我,他在颤抖。

“而且天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我还想给你买大衣呢!现在我知道了,你不配!”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个,可他就是说出来了,他几乎想要给自己两个耳光。











评论 ( 6 )
热度 ( 30 )

© Aragorn神灯 | Powered by LOFTER